腐雪萌之家

關於部落格
《真‧三國無雙6》姜鍾愛♥
  • 4557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鬼畜眼鏡》 — 克哉 x 御堂路線

 









二人的孽緣就是從本多提出要讓Kikuchi公司的8課拿到MGN的新產品"Protofiber"的推廣及銷售活動開始的(炸)
要不是本多突然有這建議的話,
克哉跟御堂二人是沒辦法可以相識的吧!
這果然是命運的安排呀!(這屁)
戴上眼鏡的克哉跟御堂來了場舌戰,
最終說服了御堂把這新企劃交給8課去處理,
克哉第一次對御堂的勝利啊!XDDDDDDDD

銷售展開以後Kikuchi公司8課的人要每個星期去跟MGN開會跟高層交代銷售情況,
最初一星期御堂很不滿意銷售成績而向8課的眾人訓話,
結果在這裏又被克哉華麗地把斥責給駁回去了。


御堂不斷提出8課的不是,
但是克哉卻依然是一副「不怎麼樣」的表情,
還有足夠的理據反駁御堂的訓斥,
真的是應付得綽綽有餘呢。

順帶一提在這裏片桐接完客人的電話後回到會議,
說「似乎談得很順利的樣子呢」,
御堂說,是這樣的嗎?
片桐還有點傻乎乎的說︰「啊呀,不是嗎?」
我說片桐大叔你啊為什麼你這麼呆還能當課長的啊!(炸)

經過這次的會議後,
克哉覺得已經掌握了有關御堂這個人的一點資料,
但還是想知道一下御當對自己的想法,
於是便在星期日出動了。(克哉你也真夠閒心的……)
就在MGN大樓下很碰巧地遇上御堂,
當然了御堂對克哉的印象不大好,
所以也不是很想見到他,
不過當克哉試探性地問御堂是工作或是約會時,
御堂竟然不是說「不關你的事」,
而是「約了舊朋友在酒吧見面」,
為什麼!御堂你不是很討厭克哉的嗎!
為何你會這麼老實地把自己的目的說出來!
是你太沒機心了嗎!囧
克哉心想這是能了解御堂這號高傲人物背後的秘密,
於是竟厚著臉皮叫御堂帶自己一起去!= =||||||
最初御堂也覺得克哉很厚顏,
但後來因為一心想不懂得紅酒的克哉在別人面前出醜,
因此也答應帶他去了。
這真是御堂災難的開始呀!(死)


二人又在街頭針鋒相。
話說我很喜歡這二人的便服啊!
克哉穿得有型格,
御堂則是很有品味很有成熟男人的味道!≧▽≦

於酒吧中的聚會裏跟御堂約會的是三個大學時期的好友,
在克哉的眼中這只不過是知識份子在互相吹噓功利而已,
難得有機會來這種地方,
克哉便乘機向御堂的同學問起他的大學生年代,
那些男人們都七嘴八舌的說了起來,
說御堂惹人討厭之類的(想想這也是理所當然的評價啊)(毆)
不過重點不是這個,
而是其中一個男人提及過的一個名為本城的同學,
說他應該是跟御堂一起到MGN公司做事的,
但御堂卻說這人一早便已離職沒有待在MGN裏了。
這話題看似輕描淡寫的被帶了過去,
但克哉卻牢牢地記著這個名字。
在普通克哉第二天醒來時都不大記得昨晚發生過什麼事,
只是真實地記得御堂曾經露出過痛苦的表情,
還有自己輕蔑他時的優越感,
從而得知本城這個人跟御堂之間一定也發生過什麼事才會令御堂有如此反應。

(現在想起來,
在《鬼畜眼鏡R》中也有出現一個名為本城 嗣郎的新人物,
如無意外這人就是上面那堆男人提及的那個「本城」,
而且會在御堂攻線裏出場的吧。)

在當天的會議中,克哉他們的銷售成績雖然已經很理想,
但御堂卻突然將目標銷售額提高至一個不合理的水平,
並要求要在剩下的兩個多月內完成,這是幾乎不可能做到的。
Kichiku三人組中就只有克哉他明白御堂為何會有這種舉動,
就是因為前一晚克哉讓他遇到了羞辱。
正當片桐和本多急得團團轉的時候,
克哉就自告奮勇的要向御堂提出異議,
最後御堂提出只要克哉能讓他得到滿意的「款待」作為道歉的話,
便會將目標銷售額降回到合理水平。
克哉想也不想便答應了,
當然啦以眼鏡克哉的個性,
那根本就不可能是普通的款待啦!(笑炸)

本來約定的地方是在某旅館的,
但克哉偏偏就選擇衝上御堂的家拜訪,
我想如果不是在御堂的家中的話,
克哉也不可能實現他的計劃吧!XDDDDDDDDDDDDDDDD

要符合御堂的口味,選擇高級紅酒作為禮物一定不會錯,
但御堂萬萬想不到克哉會在酒杯中加了媚藥,
過了一會兒後藥力發作,
就是克哉為所欲為的時候了。


御堂美人初體驗(違)
噢噢噢御堂這種誓死反抗的表情真是讓我鼻血大噴啊!
我愛那種寧死不屈的表情!
越是反抗便越想把他吃掉……
真是羨慕死人了克哉!>/////<
 
克哉不但把御堂吃了,
還要把這場戲給錄影了起來作為紀念(炸)
(當然影像是用來作威脅御堂的道具啦)
除此之外更拿走了御堂家的備用鑰匙。
慘遭凌辱的御堂到最後無奈地便將銷售目標降回原來的水平,
但這只是他惡夢的開端而已。

不久後克哉再次上去御堂的家,
今次還把本多帶了去,
表面是想搞好幾人之間的關係,
但實際上克哉只是想利用本多來防止御堂逃跑而已(克哉你這惡魔囧)
今次克哉卻對本多的酒杯動了手腳,
讓本多自動睡著(噴)
搞定了本多後克哉當然不會放過能再次羞辱御堂的機會了。


給推倒在廚房地上的御堂,
那個體格實在是……(血)
這裏的表情也很好啊,
真不愧有美人的稱號,
就算是在受凌辱中的表情也是這麼美好~(巴)

御堂問克哉為什麼他要對自己作出這樣的行為,
是不是恨自己將目標銷售額提高的原故?
還是想要錢或是地位?
克哉說本來是有恨他的,但現在已經不是這麼回事了,
只是純粹對他有興趣而已,
想看看像他這種高傲的人的價值觀被推翻時會是什麼模樣。

今次克哉還用了橄欖油和橄欖作道具令御堂快感升級=口=
上次還可以說是因為吃了媚藥的原故,
今次這個藉口都用不上了=3=
不過沒做到最後挺可惜的……(巴)
(只是用橄欖油瓶塞進去而已囧)

自這次之後克哉還沒有打算放過御堂,
在一次簡報會前克哉跑去御堂的辦公室,
要他把跳蛋塞進自己的體內,
要不然就會把先前錄影了的片段在簡報會中發放。
被要脅的御堂雖然憤恨,
但也沒奈何的乖乖照做。

在簡報會的初期御堂表現得相當好,
然而克哉當然不會放過這個整御堂的機會,
悄悄地開動跳蛋的搖控,
還將震動級數慢慢提升=A=|||
起初御堂還勉強撐得住,
可是將跳蛋強度開得那麼大,
即使是精英級的人馬也不可能抵受得住的。


最初完全沒異樣。


跳蛋被開動後開始有點支持不住的御堂。
(糟糕我看到御堂這種表情覺得好嗨)(死)


到最後御堂真的撐不住的時候,
克哉便會走上前假裝好意地要不舒服的御堂休息,
並向MGN的幹事們表示自己會代御堂發表簡報。
 
克哉啊你的演技真的好到可以去拿獎了!囧
還要在御堂的耳邊悄悄地說「在眾目睽睽之下竟然還能那樣有感覺,御堂部長你還真是淫蕩啊!」
拜託你這些話在只剩下你和御堂的時候才說好嗎!(指)

簡報會在克哉的發報下順利地結束,
此時空蕩蕩的會議室就只剩下克哉和御堂二人。
被克哉搶去功勞的御堂雖然心有不甘,
但一直被體內跳蛋刺激的他卻也是無可奈何。
然而克哉並沒有就此放過他,
還更肆無忌憚地侵犯他,
好讓他明白自己的處境而令他屈服於自己之下。


被克哉推倒在會議桌上強暴的御堂。
老實說我是很喜歡這場強暴戲的(喂)
畢竟是在公司裏隨時都會有人撞進來,
那種刺激感實在是無法言喻,
不過大概只有克哉和我才會有這種想法吧(爆笑)(爆笑個什麼勁啊人家御堂很慘耶!)

可是即使被這樣對待,
明明只要乖乖地向克哉求饒便可以落得輕鬆,
但心高氣傲的御堂卻怎樣也不低頭,
結果做到最後支持不住便昏倒在桌上了。
縱使克哉對御堂的不屈開始感到不耐煩,
然而他相信只要再過些日子御堂便只能墮落到自己身邊來。

一天,御堂在假日加班後回家,
看到克哉正在家中等著自己(雖說是假日但我說克哉你還真是閒得很……)
慌亂之中御堂便逃進浴室中,
(吐槽︰為什麼御堂不向外逃而是逃向浴室呢?
雖然我知道不這樣便沒戲唱了……)
被御堂不斷單方面的迴避,
焦躁的克哉一下子便撞開了御堂頂著的門,
御堂一下踉蹌便撞向了噴頭的開關,
但他依然想逃,可是他這種狀態還怎麼能逃得掉?
克哉不介意被淋濕走近了御堂,
並再次挑逗起他來。


克哉才剛一摸御堂便發現他已經全身發燙了,
邊撫摸還邊問他為什麼要逃?
因為他明知是逃不掉的。
 
御堂一動也不動,一句話也不說地任由克哉愛撫著,
但這次比以往更快便射了。
無力地靠向了克哉的御堂,
終於第一次流下淚來。
這樣的……並不是我……
克哉反說在他面前不知羞恥地射出來的,毫無疑問就是你,
並叫他別再自欺欺人了,承認悲慘、可恥的自己。
御堂不斷的哭著否認,
他覺得這種事明明是很討厭的,
他的腦海裏一直這樣想著,一直抵抗著。
但只要被克哉碰觸到,身體卻不聽話的擅自起了反應……
做這種事,到底有什麼好快樂的?
難道克哉就這麼想看到他淒慘的樣子嗎?
為什麼會選擇了他?
克哉從他那裏奪走了各種各樣的東西,
包括他的生活、地位、名譽,還有自尊,所有一切都沒有了。
御堂已經知道大隈專務已經跟克哉打過招呼,說有關挖角的事。
不只是專務,自從克哉出現後,高層對自己的信任就消失了,
甚至連部下也是這樣。
自從和克哉相遇,御堂無論做什麼事也不像以往般順利。
他在想,也許自己從一開始便已經是在勉強自己,
他並沒有想像中那麼強,所以用努力建立的事業和地位,
都輕易地被克哉給摧毀……
這時候的他只想克哉放過他,不要再對他做那樣的事了……

聽到御堂這段剖白,
才感到他真的是被克哉逼迫得走投無路了,
試想想本來一帆風順的事業與生活,
無故被一個自己原本看不起的人給搞得一團糟,
即使強悍如他也是會支持不住的……
此時我才終於懂得向克哉吶喊︰克哉你這混蛋不要再欺負御堂了啦御堂他好可憐!囧

因為克哉的原故,御堂經常在工作上犯錯,
所以在假日也得上班去彌補自己的錯失。
克哉在去MGN找御堂的途中碰上了他,
正想上前打招呼的時候(我覺得克哉應該不是純粹想向御堂打招呼而已||||||||||),
御堂卻昏倒在他的懷裏了。
克哉看著既消瘦又憔悴得可憐的御堂,
才想到自己也是他昏倒的其中一個原因,
心中便泛起了一股難以言明的痛楚。
(克哉你終於也會心痛了啊?你會不會太過不懂得憐香惜玉啦?=皿=╬)


看著這樣的御堂也真的是會心痛死的……(哭)
御堂美人啊~~(淚奔)

及後克哉將御堂送回家,
看到御堂醒過來的克哉竟然有悔意,有悔意!!!(小姐你冷靜點)
這種情感上的顯著反差也著實讓我覺得有點受不了(炸)
向御堂說明過狀況後克哉正打算離開,
御堂卻怯怯地問克哉今次不打算對他做些什麼嗎?
克哉說,他沒有興趣抱失去了霸氣的御堂。
聽到克哉這樣說的御堂不禁失聲笑了起來,
他覺得克哉看到他現在這副悲慘的模樣一定會覺得很滿足,一定是在嘲笑他,
他也知道MGN的高層已向克哉招手要挖角,
克哉也應該會跳槽到MGN出人頭地了,
這樣說不定克哉會連他的職位也奪走,
在公司裏也一定會壓在他上頭的。
克哉覺得這不應該是御堂會說出來的話,
還說他的對手應該是有高傲的自尊心,
以及傲慢態度的御堂,
現在這個脆弱的御堂沒有讓他破壞的價值,
如果是想要他的地位的話,
他只會用實力搶過來。
御堂聽到這些話後覺得克哉很堅強,
和他相比起來自己就很沒用。
但克哉實在是對御堂的話聽不下去,
於是便又懷著煩躁的心情離開了御堂的公寓。

我說,御堂會變成這樣子到底是誰害的啊!(揪克哉的衣領)
拜託不要在把別人搞成這副模樣後卻又理所當然的在說教嘛!(扶額)

正當以為克哉不會對御堂做什麼的時候,
原來克哉已經悄悄將御堂監禁起來了。
在Kikuchi公司8課的員工正為達成銷售額而高興時,
原來御堂已因無故缺勤而被踢出了企劃案,
而幕後黑手不用說當然是克哉。
御堂覺得克哉這樣做實在是太過份,
克哉卻説如果御堂堅持這樣過份的自尊心,
便只會令他失去一切而已,
然而御堂還在吵著,
已經煩躁不安的克哉便拿出道具說要調教一下御堂讓他明白自己的立場,
(在這裏可以選擇使用馬鞭又或是皮帶,
雖然兩種東西看上去都是變態的東西,
但在看過劇情後便會覺得好像用馬鞭比較正常點……"")
可是御堂卻說與其要他順從克哉倒不如叫他死了還好。
到這時候克哉終於也忍不住了,
拿起馬鞭一個勁兒便往御堂身上抽打過去,
一下……兩下……不停的抽打著,
聽著每一下馬鞭揮落的聲音我的心便會抖一下,
不是打在自己身上也還是覺得好痛,
御堂你真是天生苦命啊!TT__TT

過了好一段日子,
克哉依然沒能讓御堂乖乖地向他屈服,
而他的內心也只有越來越焦躁……
一天他再次來到御堂的家,
今天卻是靜悄悄的,
得不到御堂的一句謾罵回應。
克哉得意地向他說自己即將要到MGN上班了,
問他有何感想,
然而克哉依然得不到任何回應,
於是他便不耐煩地用力抓住呆在房間角落的御堂的肩膀要他回應,
怎料這時御堂卻因此而全身哆嗦起來。
此時克哉才突然發現,這是原本的那個御堂嗎?
這是自己做成這樣的結果的嗎?這是自己所期望的嗎?
克哉再次問御堂不恨他嗎?他不是不甘心嗎?
這時的御堂終於開口了,
但他卻不是回應克哉的話,
而是流著淚,淒涼地求救,希望克哉放過他……
克哉不明為什麼御堂老是只想在他身邊逃走,
而事實上以往那個穿著西裝、總是露出完美無缺姿態的御堂已經不復見了,
誰也想不到現在眼前這個在哭著的人會是那個精英份子御堂,
這真的是自己想要的那個人嗎?
意識到這點的克哉感到無限的悔意,
一邊輕聲的說著對不起,
一邊解開綁住御堂手腕的繩子,
可是這時的御堂已經完全沒有任何反應了。

現在終於都明白了,
自己想看到的,並不是御堂現在這個樣子,
奪走了他的一切後才發現,
自己只是單純地憧憬著他而已,
因為當他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
御堂並沒有把他和本多等人放在眼裏,
所以克哉才會想方設法去接近他,
令自己變成像他那樣的人。
無論克哉對他做什麼,他也不曾屈服過,
最初在做著這些事的時候,
的確令克哉興奮不已,
心裏想著只要把御堂的一切都奪走的話,
御堂就會到自己身邊來,
但是御堂卻在不斷拒絕他,
所以以往那股焦躁難安的心情,
大概也是因為自己得不到御堂而產生的,
而他也自以為是地以為只要將御堂迫入絕路後,
自己那種苦悶的心情便能得以紓解,
所以現在把御堂弄成這副模樣實在不是他的本意,
他實在不想御堂變成現在這樣,
因為他只是想要御堂而已,
「御堂 孝典……我……想要的……是你的心……」
克哉痛苦地想著為什麼會變成現在這個境地,
到了這個時候,才發現自己的心情、真正的想法。
但他答應會解放御堂,
從此以後不會再對他做點什麼,
讓他們之間發生過的事全部歸零,
他會從此在御堂的面前消失,
也會把最初的錄像給刪除,
所以也請御堂把一切都忘掉,
這是他唯一能向御堂贖罪所能做的事了,
雖然這樣做也不能挽回些什麼,
也不能回到像從前一樣。
不過這樣御堂就不用再活在對自己的畏懼之中,
他們之間也會回到最初合作企劃的那種簡單關係。
「如果能早一點察覺到自己是喜歡你的話就好了……」
聽到克哉心意的御堂眼中終於回復了一點神采,
可是克哉並沒有發現這點,
只是將自己拿走的御堂家的備份鑰匙放回原位,
就這樣悄悄地離開了……


正在向御堂溫柔地告白的克哉。
其實對這段告白很感動也很感嘆,
克哉對御堂所做過的一切事情,
就像是一個小孩想得到一樣自己非常喜歡的東西,
但那事物卻怎樣也到不了手,
於是便單純用自己認為可行的所有手段去得到一樣,
就算是強搶過來也不在乎,
卻不曉得這樣卻造成了傷害……
雖然把御堂形容為一樣物件似乎很失禮,
但克哉給我的感覺就是這樣,
即使在戴了眼鏡後變得精明能幹的克哉,
在情感方面的認知卻是近乎零,
面對喜歡的對象時卻還懵然不知自己已經愛上了他,
「在戀愛面前每個人也會變成笨蛋」
這道理似乎也適用在克哉的身上(笑)
糟糕這樣子我又覺得克哉很可愛了啊!(掩面)
 
克哉在回家途中又遇上了Mr.R,
談到中途克哉摘下了眼鏡,說要還給Mr.R,
因為對他而言這副眼鏡已經沒有用了。
但是Mr.R說克哉不把眼鏡還給他也沒關係,
因為現在摘下了眼鏡的克哉也沒有改變他的本質,
眼鏡也只不過是形式上的東西罷了。
雖然說克哉戴不戴眼鏡也無所謂,
不過Mr.R說他更喜歡克哉戴眼鏡的容貌,
此點我深有同感(噴笑)
這樣兩人便分別了。

因為Protofiber的優異銷售業績,
克哉在一年前已正式成為了MGN的職員,
在商品企劃開發部工作,一切都一帆風順,
可是御堂在一年前已經辭掉了MGN的工作,
到別的公司就任了,
克哉也想御堂大概已經重新振作起來,
與此同時御堂也已經搬離了原本的寓所,
所以現在克哉也不知道他的去向。
剛巧手頭上有一個企劃需要與另一間公司簽約,
於是上頭便派克哉處理後續事務了。
在此期間克哉覺得在MGN的工作已經讓他覺得沒什麼挑戰性,
心中暗想在簽訂好手頭上的這份合同之後,
便向MGN請辭,打算自己開一間公司大展拳腳。
怎料克哉一到準備簽合同的公司時,
便看到了已經有一年沒見的人 — 御堂,
原來這個企劃的原案是由御堂負責寫的。
不過在社長把御堂介紹給克哉認識後,
克哉卻像是第一次遇見御堂一般,
只是對他說了句「初次見面」的話,
因為克哉覺得他既然已經決定將二人的關係全部歸零,
說這樣的話便已很足夠了。

在洽談完畢後獨自回家的路上,
天空下起了雪,克哉不禁感嘆著,
可能是因為和御堂重逢的關係而讓他感傷起來,
其實克哉也想不到會在這種情況下跟御堂再次會面,
想必御堂也是極不願意看到自己,
但是簽完約後二人便不會再有所接觸,
這樣御堂便可以繼續安心工作了……
就在克哉這樣想的同時,
卻發現御堂追到自己的身後,
而御堂也筆直地向自己這邊走來。


二人在街頭再次重逢。

克哉平靜地問御堂是不是有什麼工作事項被遺漏了,
御堂說不是工作上的事,
那麼難道是要向自己抱怨一年前的事?
畢竟一年前自己對眼前這人作了不堪回首的事,
御堂也否認了,
但卻什麼也說不出口。
對御堂失去了耐性的克哉正打算離開,
卻被御堂抓住肩膀再次停了下來。
御堂問克哉為什麼今天在社長引見的時候要裝作二人是第一次見面?
難道以前所發生過的事都已經全過去了嗎?
克哉沒否認,說他們二人之間的關係也只不過剛巧湊到同一個企劃上的工作伙伴而已,
除此之外什麼都不是,
他也認為御堂也是想做回過去那個強悍的自己,
他也沒打算再向他出手了,
叫他忘了這一切,再次回到自己的生活軌道去,
雖然大家現在是在一起工作,但他並不會重提過去的事,
所有事情都已經結束了。
御堂問克哉難道自己已經成為了一個毫無關係的存在?
如果是的話就別再做一些多餘的事,
因為今天所簽訂的合同中,
御堂也是聽說是克哉的大力推動所以才能簽訂,
老實說競爭而又有實力的公司有很多,
但克哉卻選擇了從未合作過的公司一起合作,
難道就不是知道自己在這公司裏面所以才會作這樣的選擇嗎?
「是又怎麼樣呢?」
的確因為企劃書上並沒有簽上御堂的名字,
所以克哉是到今天才知道御堂是在這間公司裏工作的,
但是卻因為感受到了企劃書裏有御堂的影子因此才選擇了這家公司也是事實。
「到現在不要再做些會讓我會回想到過去的事情!
那樣地……把我拋棄了……」
在遇到克哉之前,御堂從沒被以強硬的方式跟一個人交往,
也沒有試過被單方面終止關係,
在那之後克哉到底有沒有想過他有何感受?
那時為了忘記克哉,
御堂把公寓賣了,手機號碼也改了,
所有會讓他想起克哉的一切,他都丟掉了,
可是越是想忘掉,卻發現克哉越是在他的腦海裏揮之不去,
因為克哉的存在已經深刻存在於他的身體裏,
在今天看到克哉後,
御堂總算明白到克哉不是想要抹殺去的記憶,
而是成為了無法消去的存在。
克哉問難道御堂不恨自己過去對他所做的一切?
御堂說當然恨,恨到巴不得殺了克哉,
正當克哉大惑不解時,
御堂便說︰「那為什麼那時你要抱著我做那樣的告白呢!」
克哉萬萬想不到那時的御堂會聽到自己的告白,
就是因為這樣,明明被克哉那樣凌辱過卻還是對他念念不忘,
聽了那樣的告白,想忘也忘不了,
事到如今,就別再說一些什麼當作一切都沒發生過之類的話。
御堂話還沒說完,
便已經被克哉強拉到他的懷裏,並吻了他……


看到這裏我很圓滿!很浪漫很美好!飄雪下的吻啊!三▽三
御堂到底等了多久才等到克哉這樣一個溫柔的吻呢?
被突如其來的吻而變得身體極度僵硬的御堂真的好可愛!/////////

大家留意一下克哉的手又在吃美人的豆腐了啊!(笑炸)
話說回來御堂的屁股也很會翹(毆)
 
吻過後克哉問御堂怎麼了,
御堂說這是他的台詞才對,
因為突然就被克哉吻了,
他想都沒想過克哉會突然做出這樣的事,
是說他不習慣這麼溫柔的克哉吧?(笑)
克哉說剛才御堂的舉動就像是向他邀吻的樣子XDDDDDDDD
聽到這話的御堂身體又緊繃了,
說克哉剛剛不是說過當成什麼也沒發生嗎?
克哉說他的確是那樣說過,
可是他改變了心意,
最初他確實是覺得御堂忘記他會比較好,
然而如果御堂不希望這樣的話,
那自己那麼說就沒有任何意義了。
御堂接著便說本來一直在想如果遇上了克哉的話要怎麼應付他,
可是當真正見到克哉的時候,
就害他全忘光了。
看到這裏我真是一千萬個不行!
御堂你真的是太可愛了,
會因為見到自己喜歡的人而把自己想要說的話忘個一乾二淨,
這反應真的好少女啊!XDDDDDDDDDDDDD
御堂果然還是很在意剛剛克哉那個突然的吻,
克哉說還想要來一次嗎?
想要的話今次就輪到御堂說給他聽,
因為自己的告白一年前御堂便已經聽過,
這次就應該輪到他說了。
當然了要高傲的御堂說這樣害羞的話怎可能一下子便說得出來,
起初聲音小得幾乎聽不清,
其實克哉還是聽得到的,
但他故意說他聽不見,
最後御堂還是鼓起勇氣向克哉說明自己的心意。
說完之後二人便再次熱吻起來……
(嗚喔喔喔寫到這裏連我都要害羞起來了~>///△///<)


被克哉作弄硬要他開口說喜歡自己的御堂。
那個臉紅滿不好意思的表情真是好少女!
不過到最後他還是克服了自己的自尊,
向克哉坦白地說明自己的心意,
讓我深深地明白到御堂你是如何的喜歡克哉啊!

突然想到其實御堂是從哪時候開始喜歡克哉的呢?
我覺得應該不是在克哉告白後才喜歡他的吧?
或許跟克哉一樣是在初次跟對方見面的時候便已經喜歡上他了,
可能之前他從沒試過遇到這般強勢,
甚至可以壓過自己的人,
於是便不知不覺被他吸引,
只是那時自己不察覺而已。
加上克哉跟自己一樣彆扭,
又同樣用高傲的態度對待自己,
令自己抱著不斷對抗他的意識,
所以遲遲也沒能發現自己真正的心情。
直到克哉的那一段告白之後,
那股感情便慢慢湧現出來,
不能認清這是什麼情感,
因此也令御堂非常不安又恐懼,
當一年後再次跟克哉重逢時,
才讓他明白這種感情便是叫戀愛……

吻過後克哉當然不會這麼輕易地就放過御堂,
為了彌補這一年來的空白,
克哉便帶著御堂到大人的地方去了(這啥)

到了酒店後,克哉問御堂是否真的不後悔?
御堂說不後悔,
但克哉再說做這樣的事或許會讓御堂想起一年前的事,
令他變得想逃走,
如果要逃的話便趁現在逃吧。
可是御堂堅定的說如果現在逃走的話,
他才一定會後悔。
然後便開始做愛做的事了~=▽=


這裏的御堂很美啊!(抱頭)
其實在這裏也是任誰也看不出他是那個精英份子御堂吧!(死)
二人的肌肉線條也真的是完美到……(擦鼻血)
今次是騎乘位呢,
這麼說來其實克御這對真是什麼體位都試過了啊……(逃)
 
雖然之前被克哉侵犯了很多次,
可是御堂的身體還是像之前那樣敏感,
克哉笑問御堂這一年以來都沒有被人碰過那個地方嗎?
其實想也想到御堂這種個性,
再加上他只是惦記著克哉,
不要說是別人,
就連自己也沒曾碰過那裏吧,
不過明知如此還是覺得會回答「當然沒有」的御堂好彆扭!XDDDDDDD
御堂羞澀的問克哉他是如何看自己的,
克哉當然不會乖乖的告訴他了,
還說如果御堂能夠滿足他他說出來也無妨,
「這種狀態下……有這麼說話的嗎?真是壞心眼……」
我噴!御堂你啊真是一整個少女情懷了啦!
用那麼犯規的聲音說出這樣的話真是連我也要被溶化了~(毆打)
不過想想克哉的確也不是會如此溫柔待人的人,
如果是的話那個也不是克哉了!(笑死)
然後在克哉開始動作的時候,
御堂那句「笨蛋……不要突然動得……這麼厲害……」又是萌到要了我的命!(血)
然後克哉那些一邊說話一邊在動的喘氣聲又是萌得我到處翻滾!
為什麼克哉你就這麼會喘氣啊!!!!!XDDDDDDDDDDD
「還不是因為你的關係!
明明是你……把我的身體變成這樣……
你要負責!因為是你把我變得這麼奇怪的……」
聽到這裏我真是一整個無言了,
不是覺得囧,而是萌到我想不到可以說什麼話!(炸)
小媳婦!典型的含羞答答小媳婦!(死)
克哉也沒有放過這個作弄御堂的機會,
說要他負責也不是沒可能,
不過御堂那副生氣的表情真的很誘人,
令人忍不住想要欺負他更多(狂點頭)(滾!)
這時的御堂大概是因為想起了一年前可怕的回憶吧,
身體禁不住顫抖起來,
克哉便安撫御堂叫他不用怕,
說以後也會在得到他的同意後才再做。
御堂說雖然是這樣結果還不是一樣要做(笑)
然後再次問克哉他是如何看自己的,
克哉說他一年前便已經說過了,
御堂說難道現在就不能說給他聽了嗎?
「太不公平了吧……只有我說了出來,
而且聽不到確切的言語我還是會覺得不安……」
小媳婦攻勢第二擊!(違)
不過倒沒有想過御堂會是那種要聽到對方給予自己肯定的答案才會安心的人,
這令我想起他曾說過「或許自己並沒有想像中那麼強」,
看來此言非虛,
指的並不是他的工作能力,而是心靈上而言,
看來每個人也必定會有他的弱點吧。
聽到御堂這樣說的克哉,
說如果御堂能夠填補他這一年來的空白的話,
就會告訴他。
正如御堂之後的回話,
哪有可能做那麼久啊!(笑死)
克哉說這遠遠沒有一年的份量,
無論是身體、心靈,甚至是靈魂,
御堂都可以放心的交給他。
在這之後兩人便一起高潮了,
與此同時,克哉終於也輕聲地對御堂說︰「我……也喜歡你……」

第二天早上克哉淋過浴後出來,
看到御堂還在安穩地熟睡,
令他不禁鬆了一口氣。
雖然有點捨不得叫他起來,
但是因為二人還要上班的關係,
也不得不把他叫醒。


另一個殺必死!
克哉你這樣不把鈕扣扣好是犯規的啊!(指)
一大清早的別這樣引誘人啦!(誰理你)
 
不知是不是因為被克哉看到自己的睡顏,
還是因為想起了自己昨晚的狂熱,
御堂起床後都只是默默地整理衣裝而已。
(你不用洗澡啊?囧)
當兩人都整頓好之後,
克哉便說在與御堂的公司簽訂合同後,
他們也不會再因公事而直接會面了,
然後輕描淡寫地突然叫御堂在一個月後向公司請辭。
御堂聽後大吃一驚,
不知克哉在說什麼傻話。
克哉認為合同簽訂了之後的工作是誰也能做的,
也說出了自己打算離開MGN,
準備在下個月自己創建一間新公司,
所以便叫御堂來幫忙,
因為他會讓御堂得到無論在MGN又或是現在的公司所無法給他看到的東西。
御堂沒好氣地說克哉一如以往地強硬和過度自信,
難不成克哉就沒有想過自己會拒絕他嗎?
克哉卻自信滿滿地說如果是御堂的話便一定會來,
御堂覺得在像克哉這種自信過剩和傲慢的人底下做事還真可憐,
他會去幫忙也是勉為其難,
不過明眼人一看便知道御堂不是在說真心話吧。XD
到這時候,御堂終於都主動握住了克哉的手了啊!
很好這是改進的第一步呀!(巴死)
克哉感覺到跟御堂在一起的話,
一定能幹出一番事業的,而且一定會一帆風順。
「和你在一起的話,我連整個世界都能掌握。」
這是何其轟烈的宣言,
克哉你便向成為帝王之路邁進吧!(不是)
然後到那時候便叫御堂當你的女王~(樂奔)

就這樣Good End完成了,另外還有以下四個Bad End︰

1) 當你在簡報會的時候將跳蛋的震動級數調校至最高,
而又不理會御堂的話,
在那場會議室H過後,
御堂便會在夜裏趁克哉經過公園時殺了他。
這時候御堂大概已經被迫瘋了吧OTL

2) 在簡報會裏將跳蛋的震動級數調校至最高,
但在適時假裝擔心而到他身邊去,
之後一路的調教過後,
御堂會真正成為克哉的玩具。
這個結局我真的很不想看到,
御堂真的好慘好慘!TT^TT

3) 在簡報會事件後遇上Mr.R,
選擇不歸還眼鏡的話,
會發生克哉因用不當手法強迫銷售商購買貨品,
而引來警察調查的事件。
及後克哉被Mr.R帶去了不知名的地方,
Mr.R說因為克哉沒有好好善用他給的眼鏡,
所以要將克哉好好地調教一下。
克哉調教別人的畫面可見得多了,
但是被人調教卻是很稀有的事吧,
當然這也只能是變態Mr.R才能做得到的事啦……囧


其實很想看下文……(被毆)
想想看其實眼鏡克哉也是有做女王受的資質,
偶爾被調教也是一種至高無上的享受吧~=▽=(鞭)

4) 在御堂開口求救時,
選擇繼續凌虐他,
這樣到最後御堂的精神就會崩潰,
完全變成了一個毫無反應的人偶,
那時候克哉要後悔也真的是太遲了,
以後御堂的起居飲食都要靠克哉照顧,
可是無論克哉做什麼也回不到過去……

但是御堂最後的一句︰
「原來你……一直在這裏嗎?」
這到底又有什麼意味呢?
是他真的意識到克哉一直在他身旁?
還是這是他在自我世界中所看到的幻影呢?
就我而言這真的是悲哀得不能再悲哀的結局了……

不得不提的是,
當你用眼鏡克哉攻略完御堂後,
在人物Profile處便會出現御堂對眼鏡克哉的評價,
御堂說他承認眼鏡克哉的確很優秀,
不過縱使最後是歡喜收場,
但還是覺得他在處理過程中所使用的手段太不計後果,
然後還臉紅地說現在自己還可以替他打圓場不至於出亂子,
「可是總有一天你會在這種地方摔一跤,真是的……」
那個「真是的」真是深得我心!
要當眼鏡克哉的老婆也還真是辛苦啊!(遠目)

最後請讓我吶喊!
強氣攻克哉跟強氣受御堂好萌!
謝謝平川跟遊佐的美聲讓我更愛這兩號人物!
平川攻+遊佐受萬歲!
(但我不喜歡平川的受聲)(死)

終於都寫完了!花了我幾天寫的感想!
我覺得自己真的是瘋了!
之後其他的路線我打死也不會寫這麼詳細的!
(雖然圖應該還是會貼……)
不過寫了這麼多一定不會後悔,
因為這是自己很喜歡的一個配對嘛!(大心)

下一對應該便是寫本多x克哉了,
其實這個配對我也是OK的,
只是愛遠遠沒有克御的多就對啦~XDDDDD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